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轨迹丨2021 年最佳回忆(复数)

忙完期末回到家,终于有时间好好回望过去一年。

我不会说它好,因为叫人心碎的故事依旧在周遭和一屏之隔的不远处被不断催生出来,迫使大家重新审度此间的自己,审度我们一如既往相信的事物与渺茫未来之间的拉扯。但它又是不差的,或者说是我慢慢学会了如何不陷入无尽的压抑与失望中。我尝试在下沉的时代找到某种支撑,让心不至于跌落谷底。我找到了许多人。

2021 年的快乐基本都来自和人连接,好些时刻我都在朋友和家人那里得到了坚实的爱的反馈。当隔绝成为新的日常,它们显得尤为珍贵。

冬 / 一月

一时兴起,决定和小千共享屏幕一起看新年的箱根驿传。除去中间吃饭的时间,我们一口气看了 11 个小时还多,很想大喊「到底是谁在跑马啊!」。但过程意外地不累人。彼时已经很久没和小千见面了,实时互发感想时体会到了令人心安的默契~

春 / 四月

本该大四就考的专八因为 COVID 延期了一年,所以研一上学期我和室友宇宇、bonbon 斥巨资(指每人 1700 左右的机票食宿)飞回本科学校考试。

说到这就不得不吐槽主办考试的委员会。如此规模的全国性考试居然至今都没有开发专门的网站来处理事项:报名要本科学校人工统计后上报,补考和重考必须在报名所在学校,不能就近参加;答卷不由各校扫描上传网络,而是寄实物回上外批阅;公布成绩也要靠人工对着表格挨个通知。整个流程死板、僵化得叫人无语。我有同学明明就在上外读研却必须跑回北方考试,最后答卷还是得寄回上外。让学生花上千块绕这么大个不必要的圈子,真的荒谬得很。

当然,总有 silver lining 在。我们大部分人在 2019 年年底回家后就再没机会返校,毕业论文的写作和答辩都在家完成,甚至行李也是老师和当地的志愿者同学帮忙打包邮寄的。我还记得答辩前我们四个好朋友另开了个腾讯会议室在里面聊天缓解紧张,记得陌生的老师打来视频问我桌面和衣柜里有什么东西要、什么东西不要,并爽快答应我关于书本打包的要求。我对本科学校实在没有什么感情,但借此契机见到熟悉的人们,哪怕吃一顿饭匆匆一聚,聊聊近况也很开心。以前活泼爱聊的 Y 同学在高中教书,成了稳重有威严的 Y 老师。性格同样好玩儿的 L 学姐没怎么变,只是放在过去的话,谁都料想不到她会是那个考虑继续读博的人。准备留学的赛宁 defer 了一年,将在九月去往英国。 还有我、bonbon 和逸菲考完当晚在酒店里连麦看创造营决赛,就像 2019 年我和同宿舍学姐挤在电脑前看直播一样。

一年多不见,不论踏入社会还是继续待在校园里,大家都成长了。这种感觉因当初未尽的告别而放大加深。好在大家的新篇章都已经或正在开启,补上过往的缺憾后便无需流连。To 我的大学四年:彻底拜拜啦!

夏 / 八月

夏天属于音乐。我再度燃起了对 James Bay 的爱,开始想学吉他,就去找我哥借他那把买了很多年的旧琴。我哥一口答应。我让他寄之前不要调音,不然路上颠簸,怕绷紧的弦断了。他说好,等他上一套新弦就给我。

过了几天,家人搬回来一个大纸盒,拆开看到是一把雅马哈时我激动惨了,以为自己捡漏也走大运。奶奶在一旁疑惑我哥怎么把各种包装留存得那么完好,但因为有约在先,我并没有往深处想,还找他问起了吉他的保养技巧。回复是,一把吉他可以陪伴人很久,他的太旧,送我这把新的就当是提前的生日礼物了。

当时我 be like QAQ,下定决心要好好学,免得辜负我哥的一片心意。正好小八也在练尤克里里,于是我们互相分享好的乐理教程和音乐片段,还有自己摁出红痕的指头照片。James Bay 在居家隔离时开直播教大家弹他的歌,我 2021 夏天的难忘时刻就是抱着吉他跟着回放练习,笨拙但快乐。

秋 / 十月

Thanks to 朱轩洋,看《逆局》迷上他之后,我下半年连着看了好多台剧,包括特别特别喜欢的《天桥上的魔术师》。或许说起来显得矫情,但厌倦了简中主流环境的戾气和浮躁后,我确实在好的台剧、在另一种中文形态里找到了透口气的感觉。还自此开始和赛宁隔着八小时时差聊男人,是真的有努力在追星厚。

正畸的计划也在十月里落实到行动。第一次面诊找了小马哥陪我去,结束后久违地逛街吃饭玩了一天,除了走得脚痛(我是垃圾)之外心情放松很多。重点是从那以后我敢一个人跑牙科诊所和公立医院了,社恐的年度大进步!

冬 / 末月

年末忙着写开题报告和准备答辩,同时持续去医院见牙医,其实各种压力挺大的。好在身边有很多爱我的人支持着我。因为正畸的事跟父母起争执时,小千和小八给了我巨大的 emotional support,把焦头烂额的我感动得哇哇哭。姑妈也跟我聊了很多,帮我疏解心结,教我如何与父母和解。这些情绪功课一定会让我在今后也一直受益。

另外,月底终于有空和好朋友们聚会。圣诞前夕顺利通过开题答辩后,过节当天已然解放的我和 bonbon 约上典典吃饭看电影逛街。之前考专八时典典还在英国,好友四人组三缺一,现在她恰好有事要来成都待三个月,算起来有两年没线下碰头的我们肯定要抓住机会多在一起玩,尽管还是三缺一(在此呼唤赛宁快回来跟我们合体!)。小千也在圣诞考完了试,我晚上过去找她,天,又是时隔三四年的再见,所以我们聊到了凌晨五点才睡……第二天小马哥请我俩唱 K,我和小千合唱好妹妹的「原来那天的阳光」,梦回高中了。真好啊!不知不觉大家就走到了现在。

跨年夜我和 bonbon 是在典典住处过的。原本打算一起去采购食材,无奈路上太堵了,等我们赶到时典典已经一个人备完了菜。我们煮了火锅,拍了很多照片,视频连线赛宁好生炫耀了一番,然后三个人挤在一张大床上睡觉。天亮后,我们在好朋友身边醒来,吃了可爱的蛋糕,再在新年的阳光里收拾掉昨夜的所有狼藉。

Such a good omen, isn’t it?

 

7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