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短诗丨交接

故事里的童年已完结在故事里
剩站立的人在此刻
投下影子,像树造不出荫凉
回想成为发梦的一种练习

而孩子得到的解答是浪漫——

为什么他们在喊
因为愤怒是虚构的火,眼泪是无源的水
水火不是不容吗
是,所以痛苦四处迸溅
跟做实验一样
对,跟做实验一样

又或者无需解答
花在哭什么,象在聊什么
还有手舞足蹈的烛火也不过
重播,那世代流传的言语
由双唇紧闭之人默诵

六月的风只顾吹来又带走一切

 

0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