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短诗丨Bakyuura, I Know

尝试在旧车站外编辑冬天的傍晚
加深阴影,褪一点色,白平衡右滑
我定义落日并不聊胜于无
落日定义男或女的轮廓四处
急或慢速,融进一大片桔黄像平常
桔黄融进他们的衣服和窗
旁边地方轰隆隆是列车也在走
只有我们静止不动地等,等待时间
太长就当两个人志愿守卫广场

我们踏上车如踏上金字塔的梯(if any)
顶灯很快灭了。记起我曾在这用手
沿轨敲打,想通过拙劣的复演
唤醒他同时在我脑内和身下,他
挑拣出最无奇的语句背去山顶
苦闷留作宝训,而我在流动的夜中
只抓住万分之一来自山顶的风
还继续吗,你说,也许重点不在措辞
比喻是歧路措辞不过意义的装束

No, Bakyuura, I know
同一方向和班次是意义,同一
目的地不是我们的目的,意义
有实在的份量不似意外,意外
三言两语下就可能变改;如果
现在有人无法继续是因为到站
那么这属于购票时措辞的遗憾
重点的确在于意义的完满,但
措辞把我们都背叛

 

4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